主页 > Z好生活 >【抗争时代】发梦诗辑:我们没有最后的避难所

【抗争时代】发梦诗辑:我们没有最后的避难所

所属栏目: Z好生活 时间:2020-06-13 浏览:864
【抗争时代】发梦诗辑:我们没有最后的避难所
【抗争时代】发梦诗辑.jpg

如果诗歌不上街
◎ 朵渔


夏季风愈发厚重了,带来南方消息
两百万人走上街头,团结成一条黑色的河流
像这春夏之交的季候,带来历史的说明书
隐约的禁忌与不安,彷彿饥饿的蝙蝠在叫喊
声音太大了,我们听不到,一个大陆睡着了
利维坦的天空是一片贫瘠的蓝
此时,如何让你的高蹈变得体面一些,先生
你的诗已足够纯净,大多数的心灵与你无关
只余小悲欣,像一个挂在悬崖边的安全的巢
靠近一点吧,再近一点,让你的诗行拉住队伍中
最后一位孩子的手,和他们一起上街吧
在烈日下,进入一场暴雪的现场,作为一片雪花
如果诗歌不上街,就把街上的人群邀进你的诗里
让那些队列与你的诗行一样排列整齐
让那些口号也押上你的尾韵
把那些路障作为你诗行的标点
只是不要将催泪子弹放进来,你的诗里泪水足够
如果可能,把肖斯塔科维奇也邀请进来吧
泪水可作为最好的邀请函
在这场悲怆的合唱中,我看到少年人已提前长大
而那些老大人已迈入衰朽
我看见那个女孩的白裙子着火了,火烧到了
她的乳房和秀发,我看到一个女孩的眼睛
作为圣洁之物被献祭,一个利维坦的担架兵冲进来
想要抢走尸体......这其中一部分的善已经死亡而生命
依然美好,没有复仇,没有抢夺,他们只是在
默默地承担作为失败者的命运
先生,当诗和世界对抗时,沮丧,流泪的总是诗
但这正是一种荣耀,而当世界失去诗时
将无人再获胜利,无人。

盛宴
◎ 鸟人

我们是白老鼠
推门
天空也呕吐了
既是个社会「实验」
在论文出世及submit那刻
那幺
子弹就飞回枪桿
催泪烟收缩到罐子里
血就
可以倒流进肠胃
反正如今可以宣布实验彻底失败
科学家注视我们
在玻璃球外注视
我猛挥手时也试图嚎呜
但他们当中有些人开始别过脸
突然我成了一堆动物
当他们转身时我就成了动物
在观赏馆
零噪音体验

我想起自己也是一次又一次别过脸
掀开报纸读着那些地方那些名字那些图片那些故事但我别过脸

关上门吧
像穿蓝白色花旗袍的上海女人
翘起尾指典雅地拉着柱柄
慢慢地慢慢地关门
隔绝了外人不可以偷听事关
饭局是属于我们的

倒灌的海洋翻天覆地
当招手示意上菜
分吃权力的巨婴薄饼
这里不卖馒头的
低级的食物
但吃脑袋
筷子夹住滴汁的肠团递来递去
搭一声掉在碗里

圈子的饭局文化是这样的啦!
(一阵静默)

:你是棋子
:得了我知道了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吧
作为棋子命运理应如此
「你如果在门外就闭嘴啦好吗」
我一手拍熄电灯
让世界漆黑
像我的世界一样
但他们大吵大闹说不要搞到停电呀

可以挤进那样的圈圈
人人笑嘻嘻人人
都想吃脑袋虽然他会假装递给你
突然侍应上了白老鼠脑袋
你想吐但无法抗拒注目那道菜
如果我这才提出有关实验动物的道德问题
他们却说儘管吃吧
不要客气这是放题啊

我急急想关门
却被别人的狂风头髮拉缠着
我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哪个时区
我不认识这些脸儿
不熟悉路况
所以猛扯直至手掌渗血总之我要关门
终于有一下
全世界都安静了
而婴儿死了

我叹一口气
在门后拨头髮整理衣裳
只有几洒雨水打了进来
沾湿了地板
半道木门有着斑斑驳驳的迹痕


九月
◎ 云树

但我已经行过那轻微的转弯
如划过一枚硬币的边缘,周而复始的
等待跌倒的站立。一整轮夏季都在倾轧
地面变成巨大的磨坊,抖抖索索的小麦粉
或者随烟雾飞灭。有没有人问过,
被滚动的石头是什幺感受?
没有
你只想到薛西佛斯(你所不是的)

但诸神都被化约成一句话。我们在过多的丘陵之间穿插
以随时关闭的闸门和路轨,或者有人高声
说有光,血红的火光末世久久不复
而时代降临到每一个人头上。如果把头颅敲碎
是否就能成为穀壳(你想起他们说的:飞灰与浮尘)
洒在列车必经的铁道,咯隆咯隆地
梗塞那些老旧的血脉?

很久没有听过:Sing hallelujah
我们站在众人的天桥,临时流动的敬拜队
悠长而安全地挑衅。有白布就以为武器
黑衣便可以单独夜行,躺在威权胯下
仍有对流的晚风,永不熄灭的光途凉暑
今次彷彿重新佔据。橙头回到自己的村落
画家披着毛巾和泳镜,啤酒和笔颤颤巍巍
经过鸡姐踏着肥短的单车插上英国旗,
是的,还有王婆婆
她用红白蓝裹身,却不是胶袋可以移走
儘管她已被移送到不知何方。

有纸皮,有背囊便有明天的日出
和金钟M记的第一顿早餐。在红星底下行走
它如拳头那样耸立,扑,傻,瓜
但我们在煲底里缓慢被蒸煮
相信必定会一镬熟

直到有人打碎第一块玻璃,漫长的露营场所
包围直到如今,「狗官」「食屎狗」
柱廊上无法磨灭的确据。是你教我们
头盔、眼罩的正确穿戴,保温壶的真正用途
在扑熄过无数颗过期瓦斯之后,
我还是无法成为行走的生化武器,只在每一个週期里紊乱

流脓般的黑血缓缓凝聚。就让更多的灯柱殒落
路牌变成所愿的指向,有人撬起奥林匹克五环
抛弃在草丛里。把钳埋在泥土里
是否就能长出更多的伞,去覆盖即将平坦的广场?

他们说:止暴制乱,或者止戈为武
我恳请你们。不要踏身未可知的战场
如果你们只是来观光,那幺对不起,
我们萤光加身,流着蓝色的血脉
并且疲惫得无法待客。请带着你们的箱子
守住那道中央山脉,以手里仅有的票

但我们没有最后的避难所。
句子或是日子,就这样一直
滚落斜坡。这样的语调可以写一辈子
直至有指尖,触碰到地心唯一的火核。


流沙
◎ 之城

总说这是爱的模样
计算着,我们时而失去分寸的
忘形流淌
时而紧抓
挣扎间被窜改的涩青
却直望,我们将要沉溺的深渊

不要紧
我们会化作沙的鳃,再让
被淋上天蓝的赤裸
黏成一条鳞片反光的鱼尾
在沙海间游刃有余

逐渐浓缩的流沙瓶内
偶尔会听到隔壁小明的童言
有忌,支吾着
长大后不要再生产更多的沙粒
彼此拥挤

瓶外有甚幺被拉扯出
鱼尾被膛开两半,反照出
一个属于十二岁的炎夏
这些还未成形,三尖八角地垂手可得
懵懂或许是初次触摸到初恋的模样

只是玻璃崩了一角
分解的三尖八角
让他长出羚角来

流沙瓶内
我们终究浓缩散流成我们所厌恶的人

在持续盼望着这具雏幼
还会相信爱情的同时
真理下
一个个别上黑口罩的佚名
时而仓促,不时停足
使尔,得以自由

我们渴望不需要被剁成流沙般细碎
或许偶尔眼窝隆起紫花的根
拔除后皆是千疮百孔
要忘形似水,填充灌流
茫茫,包围你我柔软地罩起了花蕾

来一声理直气壮的嗥叫

无奈,衹能化成浆
在泥泞沼泽红树林水洼
在对倒濛雨迷雾,或是不知哪里飘来的雾霾间
俩忘烟水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申博9.91最新版本|智慧生活综合信息|四季生活健康小常识|打造资讯最权威的门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版一728彩票线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角子老虎机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