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好生活 >《圣徒脚蹤》百年前的跨国宣教婚姻

《圣徒脚蹤》百年前的跨国宣教婚姻

所属栏目: Z好生活 时间:2020-06-10 浏览:679

「不得了,这可是一件大事,绝对不允许!」加拿大教会为了宣教士马偕(George Leslie MacKay,1844-1901)準备迎娶当地女信徒,议论纷纷,揣测质疑。

去宣教怎幺变成去结婚?
马偕,汉名偕叡理,是加拿大海外宣教委员会第一位派遣至福尔摩沙(台湾)的宣教士,于1872年三月9日乘船抵达沪尾(今淡水),展开宣教生涯。

六年后,偕牧师欲迎娶五股坑(今新北五股)陈塔嫂的养孙女:葱仔。消息传回加拿大,大伙儿不表认同,认为兹事体大,「去宣教怎幺变成去结婚?加拿大的好女孩很多,马偕用不着去娶一个当地人啊!」

分享福音好文,邀请好友加入「基督教论坛报line」

倒是偕牧师的坚毅性格使然,下定决心就没有妥协转圜的空间。话说回来,当时福尔摩沙的外国女性屈指可数,有的话也是已婚,况且偕牧师也没打算这幺快就回加拿大,所以去哪找说英语的女性做配偶?睿智的他回信给加拿大教会:「娶本地女子有助于未来在福尔摩沙的宣教事工。」一句话堵住所有人的焦虑。偕牧师的确日夜心繫宣教工作,对于结婚一事倒不特别着急。

跨国提亲 程序毫不马虎
1872年,陈塔嫂到沪尾听道理后,心底感受到平安,以后每遇主日就领人一同从五股坑渡船去沪尾。随着听道人数增多与五股坑当地人的接纳,1873年三月2日,偕牧师在五股坑建立北部第一间礼拜堂(当时沪尾教堂还是租用),差派他的学生严清华(阿华)担任驻堂传道师。隔年三月15日,五股坑第一批信徒共计七个人领洗。

葱仔在五股坑教堂认真学习白话字罗马拼音来读圣经,有一回,偕牧师要求各地学生朗读圣经一人读一章,读得最好者,第1名奖金三元白银,第2名奖金二元,第3名奖金一元。百余名学生,其中葱仔读得最好,果真得到奖金三元白银,拿回去给养母,养母欢喜不已。

严清华在五股坑任职传道,曾经劝偕牧师早日成家,并表示「如果牧师有意娶本地女子,我愿意作媒。」牧师说:「可考虑,条件是身体健康、容貌端正,而且没有缚脚(缠足)。」阿华和塔嫂商量,塔嫂觉得「葱仔不愿缚脚、健康,容貌亦不错,尚合适,但平日在外养鸭曝日,曝得黑黑而手粗。」于是阿华就託其妹来照顾葱仔,使她吃好,不再做粗工,面肉渐白。大约经过半年,葱仔成为马偕喜爱的美姑娘了。

有一天,牛津学堂的学生陈云腾问偕牧师:「你有意要结婚?」牧师回:「有意!」学生问:「是谁你定意?」牧师回:「葱仔,因为她真是聪明。」学生就去向葱仔养母问亲事,养母答应了。偕牧师请人送聘礼金卅元白银,又说婚后每个月扶养金三元白银,领到百年岁后……。过程全按台湾传统礼俗,一点也不马虎。这桩跨国宣教婚姻,因为有陈塔嫂、严清华,陈云腾夫妇等人的协助,终于促成这门亲事。

葱仔在1878年二月3日由偕牧师施洗,给她改名为聪明,并于同年五月27日结婚。那一年,偕牧师卅四岁,张聪明十八岁。

婚礼由英国驻淡水领事费里德(Alexander Frater)证婚,偕牧师日记记录:「今天在英国领事馆,上午十一点和张聪明结婚。领事费德里夫妇、雷依夫妇(Mr. & Mrs. Lay,税务司)、陶德先生(John Dodd,是宝顺洋行行东)、林格医生(Dr. L. E. Ringer,洋行医生常帮忙偕牧师诊病)都在场。中午坐船到大龙峒。」

婚礼誓词 勇敢表白心意
偕牧师在日记中平铺直叙当天参与人员,没有任何心情记录,似乎没有现代人想像的浪漫情景。那幺新娘呢?张聪明的生父母及养母同意这桩婚姻,她则以誓约书立誓:

「我张聪明,现当众位眼前,推心谨告。现在甘愿配与教士,吗,成为夫妇。以我自信,毫无阻碍。我望众位眼前共悉,我张聪明,现配与你, 吗,照律例,永为我丈夫。」(吗,为马偕全名George Leslie Mackay的闽南语发音)

如「我爱你」这种现代求爱台词,虽完全不适用百年前保守的台湾社会,但是张聪明在众人面前却敢表白心意,互许承诺,确实实践圣经对于婚姻的教导。

《圣徒脚蹤》百年前的跨国宣教婚姻

马偕与张聪明婚后育有二女一男,分别是长女玛连与次女以利、独子偕叡廉。偕叡廉继承父志,从事教育与宣教工作。(淡江中学校史室提供)

六月11日,偕牧师写信给加拿大宣教委员会主委麦威廉牧师(Rev. Prof MacLaren):「五月中我在淡水英国领事馆与汉人小姐成婚,马上就带着她回乡下探访宣教据点。一些向来不走进各地礼拜堂的妇女,现在和偕师母一同坐着听她讲救赎之爱的故事,也愿意来参加礼拜。之前会来作礼拜的妇女们信心是很坚定的,却怕去坐在前面的位置,但是现在会大着胆子和偕师母一同坐在前面听讲。」

写这段话的用意,主要是消弥母国加拿大教会会友与宣教士们的疑虑,并且证明当初的决定「娶本地女子有助于未来在福尔摩沙的宣教事工」是正确的。虽然本地姑娘嫁给外国人是非常特别的,但一向以宣教为工作重心的偕牧师,蜜月旅行从头到尾就是一趟宣教访查,一点也不浪漫。

早期台湾教会的传奇女子
信中继续:「六月8日我们动身前往红毛港(今新竹新丰),又遇到倾盆大雨,简直可以说是从天上倒下大水。帮偕师母抬轿的人跌在泥巴路旁,把坐在轿子里的偕师母摔了出去。……直到傍晚才进到红毛港的礼拜堂。看到当地的事工这幺兴旺,我们所受的些微烦恼就都抵销了。晚间聚会有不少妇女来坐在靠近讲台处。礼拜结束后,偕师母花了一个小时教她们唱几首圣诗。」

偕牧师夫妇五月27日当天中午婚礼结束后,直接搭船前往大龙峒,接着一路往南到新港(今苗栗后龙),直到六月15日才又回到沪尾,待在外头共廿日。

他们走访各个宣教据点探视信徒,一个步行,一个坐轿,坚固会众们的信仰状况;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介绍师母给信徒们认识。

偕牧师结婚是大事,许多信徒无法参与婚礼,但都好奇想看看师母的长相。倒是师母平易近人,马上融入这群乡下婆婆妈妈们的生活,有说有笑,成了偕牧师宣教工作上的得力助手。

对于拓展妇女宣教事工,偕师母起了决定性的影响力,不但让偕牧师打破汉人社会中对女性宣教的僵局,也因师母熟知本地风俗习惯,更能将圣经的含意清楚表达。

偕师母成为牧师的贤内助,还不断的自我成长,除了学会白话字罗马拼音,也会说英语,在牛津学堂开校时,即是六位老师中唯一的女性教师。

婚后育有二女一男,长女玛连与次女以利,1899年三月9日同一天分别嫁给偕牧师的学生陈清义和柯维思(柯玖),当天也是偕牧师从沪尾上岸廿七週年;长子偕叡廉继承父志,从事教育与宣教工作,创办淡江中学。1925年偕师母逝世,享年六十五岁,葬在偕牧师墓旁,真正是早期台湾教会的传奇女子。

《圣徒脚蹤》百年前的跨国宣教婚姻

张聪明18岁就嫁给马偕牧师,在真理上认真好学,成为马偕宣教路上的好帮手。(淡江中学校史室提供)


《北台湾宣教报告:马偕在北台湾之纪事》第一册。明燿文化,2015。
《马偕日记》第一册。玉山社,2012。
苏文魁,《台湾女婿黑鬚番》。台湾教会公报社,2012。
赖永祥长老史料库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申博9.91最新版本|智慧生活综合信息|四季生活健康小常识|打造资讯最权威的门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宝盈娱乐注册灬力荐75775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电子城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