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悦生活 >【CNEX纪录片独立沙龙】生活即是革命:反叛应该融入吃喝拉撒

【CNEX纪录片独立沙龙】生活即是革命:反叛应该融入吃喝拉撒

所属栏目: X悦生活 时间:2020-06-12 浏览:793

撰文/ 策展人 赖珍琳

当权者能够以官僚体制、国家机器、主流媒体、金融系统等方式无孔不入地压制抗争者的声音,抗争者唯一、也最重要的工具,就是个人的身体。他们以身体作为抗争的工具,从边缘突围发声。

在台湾,1988年的520农民运动是战后台湾最大规模农民请愿行动,警察与民众将近二十小时的激战对立与流血冲突。当时的抗争者被党政军控制的电视台称为扰乱社会的「暴民」,而作为抗争者同一战线的纪录片工作团队 ─ 绿色小组,则与抗争者站在同一阵线,用影像揭穿官方谎言。绿色小组影片中所再现的身体形象,是直接冲撞的、骚动的、充满巨大能量,极具感官渲染效应,在解严后不久的时代里,颠覆了体制约束下驯化的、整齐的、服从的群众身体印象,并搭配游击式的播放方式,让地下纪录片成为社运圈的重要发声管道。

在美国,六零年代开始,农工抗争运动风起云涌。关键人物是墨西哥裔的凯萨‧查维斯(Cesar Chavez),他率先提倡反对过量使用杀虫剂、并要求改善对农民移工的剥削,并且大规模组织工会,保障底层阶级的权益。查维斯将马丁金恩博士与甘地视为楷模,奉行非暴力的抗争行动,平生进行了三次绝食,将抗争运动从流血冲突的可能性,提升为自我牺牲的身体展示,让他在美国农民抗争史中成为圣徒般的角色。

绝食作为一种「非暴力抗争」,唯一的伤害是抗争者的身体,有时候抗争者仅能以如此的状态「被看见」或着「被听见」。从纪录片《凯萨查维斯的战役Cesar’s Last Fast》中,可以看见长期绝食者身体形状被剧烈地改变了。

在影片里,纪录查维斯于六十一岁、绝食长达三十六天的身影。查维斯对于饥饿并不陌生,当他第一次罢工时,就面临收入断绝、必须挨饿的状态。长期的饥饿会导致幻觉,周遭任何一点声音,对绝食者都是巨大难忍的噪音。即使如此,他在绝食刚开始的时候,每天晚上都出现弥撒仪式中,让支持者可以「看见」他。最后他要结束绝食的前一天,当工会干部扶着已经无法步行的查维斯进入弥撒会场时,美国各大主流媒体都在现场架起了摄影机,见证抗争者如同宗教苦行般的「受难」记录,让查维斯所主导的联合农场工人工会的诉求,被社会大众看见与听见。如同林义雄为反核四进行绝食所引起的社会效应。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mN1l8flUdo]

千禧年之后,一种新型态的、强调公民不服从的非暴力抗争形式逐渐产生。纪录片《不服从行动守则 Everyday Rebellion》如同一本新世代的市井小民抗争教科书,彰显出一种新的抗争形式:从日常生活日覆一日地实践。新一代抗争者从行为艺术(Performance art)、街头艺术(Street performance)中得到灵感,加入了着幽默与时尚等创意的元素,让身体成为新的展演工具,呼喊着对当权者的不满。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3oiPzKXDL4]

影片也指出,街头涂鸦犹如可扩散的小媒体,可以让少数者的声音从城市的缝隙中突围而出。而从乌克兰发起的基进女权组织「费蔓(FEMEN)」,则以赤裸的身体作为画布,对性剥削产业、独裁者与父权体制的教会,发出抗议之声。她们的行动被父权份子哧笑为「只想搏版面」,毕竟美女脱衣服不正是一种让男人饱眼福、自己吃亏的事情吗?正是因为她们以极为美丽的身体做为行动工具,颠覆了「女性的身体是被观看的物件,男人才是拥有行动力的主体」这种传统观念。领头者伊娜在事前训练中如此告诫着跟随着:「双脚张开站直,保持愤怒、挑衅姿态,并且绝不遮脸。」

2011年之初,突尼西亚和埃及发动了他们的阿拉伯之春,推翻了专制政权。同年五月,西班牙佔屋运动的抗争者,将「佔屋」扩大为「佔领广场」的15M运动,这种作法迅速影响了全世界的抗争者,包含「佔领华尔街运动」。

在「佔领华尔街运动」中,为了对抗纽约警局不准他们使用扩音器,抗争者们将身体视为一个「表态的元素」,以创意性的手势、身体律动(蹦跳、手挽手结集、拍手)、複诵话语,作为集体发声方式。另一方面,以身体「佔领」了具有意义的空间,例如华尔街,就有被看见的机会。新一代的抗争者明白,在运动过程中,优先抢夺的是议题设定的权利,说服其他群众加入运动,成为「我们」的一份子。

《不服从行动守则Everyday Rebellion》,意即「日常的反叛」,相对于毛泽东所说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等生活事件,影片主张将反叛融入吃喝拉撒般的平日生活。每一个都可以用各种创意的方式,展演(Performing)对当权者的反抗。生活即是革命,无二无别,每一天都在革命。

《造反阿嬷Two Ranging Grannies》是一部跨公路电影类型的抗争纪录片。两位白髮苍苍、行动不便的曾祖母等级抗争者雪莉与辛达,关心贪婪所造成的经济过度发展问题,她们大老远从西雅图到纽约,坐在电动车上到处对人提出麦可摩尔式的质问,对象包括大学里的经济学教授、华尔街晚宴的受奖者…等等大人物,所到之处都遭受驱赶与嘲笑。

不同于麦可摩尔那种男性粗壮式的对质,两位阿嬷以苍老衰弱的身体发出的疑问,相较于体面风光的威权者,她们仅是犹如小丑般的存在,甚至是被怜悯的对象。这种对比与戏剧感,正是导演的设计,因此有人质疑影片作为纪录片的「真实性」。如同麦可摩尔所有的纪录片都是他自己的表演,换取受访者被突袭时的那一刻做出「真实反应」。这部纪录片也让两位独特的抗争者有了表演的舞台。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cBzk5OG5Pc]

最惊人的抗争者身体影像,呈现在录相艺术家袁广鸣的最新作品《佔领第561小时The 561th Hour of Occupation》里。袁广鸣受学生邀请,进入立法院空拍太阳花运动撤场之前的景象,再以繁複的数位修图,去除空间里所有的人,塑造了一种超真实(Hyperreality)的幻境,比真实还真实。也就是说,抗争者作为工具与抗争主体的「身体」,居然在关键场景中消失了!观众「才得以╱被迫一一检视在场、却又不属于原本现场的东西,例如脚架上的摄影机、背包、外套、食物饮料、宣言旗帜、现地製作的海报及油画等。」(《佔领第561个小时》作品说明文字,袁广鸣,伊通公园网站。) 抹去了「抗争者的身体」,存留下来的物件有「摄影机、背包、外套、食物饮料」等日常生活用品,也有「宣言旗帜、现地製作的海报及油画」与国父遗像并置非日常的景象,如此已足够建构为一种视觉奇观(Spectacle),具有强烈的言说性。

从大规模流血冲突、个人的绝食苦修、中产阶级睡在街头、裸身美女以身体为画布,一直到「无人」议场空间,抗争者的身体形象不断在转变,寻求不同时空环境下,可以撼动社会的方法。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3BJZmdokA8]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申博9.91最新版本|智慧生活综合信息|四季生活健康小常识|打造资讯最权威的门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网络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亿游国际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