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悦生活 >女外科医师老公的试炼:要会帮忙打肌肉注射针,还练就一身配噁心

女外科医师老公的试炼:要会帮忙打肌肉注射针,还练就一身配噁心

所属栏目: X悦生活 时间:2020-07-01 浏览:542

老公「蜜蜂先生」不是医师,是游戏软体工程师,我们是认识近20年的国小同学。

「老娘这次要装死啦!」我又在被急诊家属投诉「服务态度不佳」之后回家狂吼。

「是~是~是~」蜜蜂附和。

「居然嫌我CPR(心肺复甦按摩)的时候太粗暴,我要on endo(插管)耶,连血管都找不到Bosmin(急救药)都没办法打,当然是刀抢来cut down(切开找血管)」我一口气飙完,而且中间的括号是解释给各位非医疗相关的看官的。

我老公听得懂,不须翻译。

「所以咧?」蜜蜂问,顺手端上他煮好的晚餐,「C回来啦,」(急救回来)我边啃菜边讲,翘脚抖腿按摩说:「脚好痠!」

「还好家属没看过我插IO(骨内针),那个才狠咧,」夹菜吃一口,「拿这幺粗的针」我扬起筷子「直直往小孩的腿捅进骨头内」,「喔~~」蜜蜂见怪不怪了。

突然我拍桌正色扫过桌面,大吼:「我 要 吃 肉!」

「是,是,在準备了。」

「是昨天买的牛排吗?那我要三分熟。」

冏…….蜜蜂总算面露惊恐表情 ?

跟蜜蜂交往时,就已经多次让他见识到他交往的对象绝非一般:空闲时间多半在补眠、吃喝打理都堆到宿舍快爆炸时才不得已处理一下、不会做菜、冰箱食物放到发霉再丢(我都戏称是「冷冻厨余处理机」)、髒衣服太多没得换时直接穿值班服回去休息、扣子掉了也不会缝补、出外约会都在讲些外星专有名词、而且都有点噁心影响用餐、上菜速度一慢下来我可能就累得趴睡了、要不然被医院直接原场抠回…

…….真是总合起来扣分项目族繁不及备载。

等等,你问:「外科医师不是很会缝缝补补的吗?」

我:「下班了整个烂软(台语)到不行~」

(蜜蜂泪目)

上刀时浴血奋战,病人凝血功能差,切个肝已经血流成河,我们穿着俗称「雨衣」的防水手术衣应战,不夸张,我对面的医师还自备了雨鞋…(可恶,羡慕)

这时老公电话打来,流动护士接起靠近我耳边,「喂,在忙!」我皱眉大吼。

「喔,想问妳几点下班..」「挂掉!!」我已经扭头离开话筒,听不是重要的马上吼给护士。

「挂掉!!」超没礼貌的,其实不只蜜蜂,凡是这时候打电话来的阿猫阿狗甚至推销保险或贷款的业务,都会遭受到同等「粗鲁」对待。

双手打捞着上千CC的血块时,没有甚幺「电话礼仪」的闲时间。

开完刀后抬头发现,已经远超过5点下班时间,10点多了,责任制的医疗就是这样,也必须这样,怎幺还会有人认为纳入劳基法研订下班时间后,医师就时间到一秒闪人呢?

病况还持续着,医师都会自发把事情处理到一段落,从以前看到的多是这样…(叹)

没有人会要去多凹那加班费,而把紧急病人丢着的,举步维艰的踏进更衣室,整脚底都是滑溜的血脚印,饿、累两交战,仅存的力气剩下把被血浸湿透了的髒衣服换下,「更!湿到整个大腿跟内裤。」(防水手术衣的针脚还是会漏水)换上备用的旅行用内裤,累到连去地下室便利商店找吃的都没力了…(这是我最累的极限)

飘回隔壁的值班室,还好,学妹占用还剩一张床,没床还要移动到别大楼我可能会哭。

倒头,瘫…………………..

传讯给蜜蜂「累 睡」,蜜蜂回「喔本来想等妳回来再一起吃晚餐」

…………………( ̄¬ ̄)ZZZZZZZZZZZZZZ

还没看完,我已睡着。

我:「肉还没烤好吗?」敲桌。

蜜蜂:「我们这个是烤小麵包的烤箱捏,要烤肉排有困难…」

我:「不管,我!要!吃!肉!」

蜜蜂:「…试试看啰」’

端上肉排时,跟店里卖的完全不一样,满溢的血水扩散好大一盘,

「为什幺~~~~~~~」我哀号,

「这个小烤箱温度不够啊!」蜜蜂耸肩,

「妳说要烤的,妳要吃唷」蜜蜂贼笑,

「……………」老娘生平最受不得激了,

「刀来」伸手, 「自己去拿」蜜蜂念,

「刀来!」 一整个外科职业病上身,「厚……」蜜蜂碎念。

我奸笑,外科医师在某些程度上,是动口不动手低XD

使唤人很厉害。

女外科医师老公的试炼:要会帮忙打肌肉注射针,还练就一身配噁心

是说某些时候,自己身为外科医师真会有帮到自己人(开刀)的时候,蜜蜂跟我老弟的盲肠炎都是我开的,连老爸的疝气我都要抓来开掉, 是老爸怕尴尬,另外找了男医师,要不我还真没在意(耸肩)。

老弟住外县市,电话打来说他右下腹痛一天时,正是我值班,一听症状二话不说三千多块包了台计程车叫他直接杀来我们急诊(外院评估还要隔天才能动刀),当晚就亲自推进刀房磨刀霍霍了,当然盲肠炎要準备的剃毛跟插导尿管一个不少,在急诊準备时众护理姊妹纷纷围绕「好奇关心」,我弟腹痛虚弱昏迷前唯一的力量就是对我比中指….="=凸(阿哈哈哈哈哈)

事后他说这是他人生章节中蛮羞耻的一章(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蜜蜂就更惨了,因为他疑似盲肠炎的症状发生时,还得自己忍着腹痛开车送我们家小孩到保母家过夜,然后再来我医院,所谓「疑似」盲肠炎,表示还有机会会是旁边的大肠憩室炎,就算做了电脑断层,两者还是难以区分,开刀是唯一确认的方法。

开完刀后他清醒后,我说:「你盲肠轻微发炎,不过大肠憩室炎严重,后还会再反覆疼痛发作唷」,意思就是,大肠的部分只开盲肠不会好(还需饮食调理跟抗生素治疗)。

他一整个Orz….

我说「别酱嘛~还是你想跟你主治医师讨论?! 」 ♪♪ (((*°▽° *)八(* °▽°*)))♪♪

那块三分,不,根本是一分熟的牛排,我刀根本切不断,表面熟的程度,连我开刀用的止血电烧都比它强,但是切着切着,我像发现新大陆。

「捏捏你看!」招来蜜蜂,「你看中间这个白白一条的,是血管唷」我大乐。

蜜蜂….Σ( ° △ °|||)︴

「还有你看,跟这个神经不一样,这个白白一条但是中间是实心,血管是空心甚至扁状」我兀自开心细数家珍中,蜜蜂默默端起盘子….「妳不用再说了,我切块加热就是」。

我在后头大喊:「喂~~我还没告诉你怎幺区分血管是动脉还静脉~~~」

外科女医师的老公,每天的日常就是在过各种修练,除了已经被我练到会帮忙打肌肉注射针剂外(请见:疼痛指数),还练就一身配噁心话题吃饭的好功夫 (见:为什幺一个妇产科医生不再给家属建议?)

不过还是有时候我的话题会超过极限…比方说在吃烧烤看到大肠头的时候(很可怕,不要问);或是吃白带鱼时讨论「海兽胃线虫」(请勿Google)。

举凡取消聚餐、临时赶回医院、或听我压力大抱怨、牵着我的手陪我值完大夜班 (见:我不要值这种会害死病人的班,那是我这辈子唯一说出「我不要当外科医师」 )、甚至是我的每次痛苦挣扎…

感谢他的一切付出跟陪伴,若不是他,支身一人难有勇气走过这条荆棘之路遍地泥泞。

说到陪我值完大夜班,当时最惨烈的一次,就是大半夜遇到大量急救病患时,除了抠来2线支援人力,有一次蜜蜂在现场,我独自压制个开颅后癫痫发作的病人(其他医护人员在忙其他急救),我要从锁骨下打中央静脉导管好给药,

. .

这个病人开了半边颅骨后,没有把头颅骨放回去,整个外型像被劈了半颗头,紧贴着头皮可以摸到软软质感的脑袋,我是习惯了啦,但是蜜蜂眼睛才瞄到一下就整个脸色刷白,转头弃我而去,独留我又要对抗挣扎的病人又要想办法把血管打好,「喂~你回来,别走阿~~」

阿~~

阿~~~

阿~~~~

看来蜜蜂的修练,还有得漫漫长路~~

女外科医师老公的试炼:要会帮忙打肌肉注射针,还练就一身配噁心

刚下班,前脚离开急诊门口,跟蜜蜂带女儿出门吃饭,听我碎念以后不管急诊病患省得被抱怨云云,街转角就看到车祸!

我搜寻地面,有路倒,车停路边闪红灯,我放下一句话:「蜜蜂你打电话给119」转头就跑去检查病人伤势,「我是XX医院急诊外科医师,让我检查一下。」

年轻病人头戴安全帽,叫唤无反应,确认呼吸脉搏正常后,我隔开旁人试图要帮忙翻身(避免颈椎受伤),再次确认病人无外伤,此时病人微微张开了眼,能听我指令眨眼,远方也听到渐近的救护车声,EMT人员抬担架出现,我自报身分后简单交班病患情形,由他们专业后续处理。

回车上,蜜蜂抱着女儿微笑看我,「妈妈刚刚去急救病人唷」对女儿说,她意识到,也跟着微笑。

儘管困难重重,儘管磨难重重,刻划在灵魂里的外科急救魂,还是难以捨去,而再次感谢老公,陪着我一起走过这外科的修罗场。

PS.

有多少人去Google了「海兽胃线虫」XDXDXD,白带鱼的肚子里满满都是这个虫唷,当年寄生虫课每人发一条鱼,夹出几只虫算几分,该堂课大家都快要破百……

助教课后把鱼尸分发叫同学带回去煮了吃,「没关係,只要煮熟就是蛋白质,而且你们之前吃的还没有这次乾净呢~~」

全文获作者授权转载,文章来源: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泪史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申博9.91最新版本|智慧生活综合信息|四季生活健康小常识|打造资讯最权威的门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金宝慱88金宝搏安卓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博yaboApp38